新知探索
 

强国梦·改革风·创新路——国家科技城绵阳的转型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 2015-06-24 10:18:56  字体大小:

  新华网四川绵阳10月15日电题:强国梦·改革风·创新路——国家科技城绵阳的转型发展之路

  新华网记者杨迪、江毅、胡旭

  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50周年之际,位于中国西南腹地的四川绵阳的人们感到特别自豪——第二届中国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将于10月16日至18日在这里召开。作为我国唯一一座国家科技城,这里拥有着“两弹摇篮”之称的一大批“国宝级”国防科研机构和军工企业。

  近年来,始终不舍科技强国梦想的绵阳和绵阳人,以锐意改革的勇气和智慧,依托雄厚的国防科工实力,坚持军民融合发展,闯出了一条科技创新引领新发展、新飞跃的内陆城市转型之路。

    强国梦:艰苦创业铸出傲人气质

  52年前的今天,24岁的刘玉珍从北京航空学院毕业,分配到绵阳国营第783厂工作。原本苏联援建的783厂,在中苏关系破裂、撤走专家后,留给刘玉珍等人的,只有一个尚未完成的厂房。个子不高、梳着两根大辫子的刘玉珍挽起袖子,从一砖一瓦开始,加入了783厂“开疆拓土”的艰苦创业,一干就是40年。

  在绵阳20多万科技工作者眼里,正是这种筚路蓝缕、激情燃烧的创业精神,为这座城市注入了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

  从上世纪50年代起,地处西南腹地的绵阳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国防科工历程:“一五”期间,长虹、九洲、华丰等一批大型骨干军工企业部署在此;随着上世纪60年代“三线建设”启动,一批国防重点科研院所也先后入驻。

  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面临国际风云变幻的严峻考验。为打破国际上的技术封锁,刘玉珍身怀六甲仍然坚持参与科研试飞项目,正是她作为主研人员和主管设计师,圆满完成了研制任务。

  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勇于担当、开拓创新,是落户绵阳的众多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的共同精神财富。从原子弹、氢弹试爆成功,到神舟十号”与“天宫一号”自动交会对接,绵阳国防科研事业跨越两个世纪,铸“国之重器”,为共和国保驾护航。

    改革风:军民融合闯出发展新路

  进入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后,随着国家战略重心的转移,军工单位订单锐减。当时,拥有3000多员工的783厂,一年的订单任务才区区数十万元,职工的工资还不够养家糊口。

  在历史转折时刻,是守着回忆就此沉沦,还是冲破束缚放手一搏?绵阳人选择了后者。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长虹。从上世纪70年代生产黑白电视机开始,以长虹为代表的绵阳国防科研单位,迈出了“军工自转”艰难的第一步,上世纪80年代末,“长虹”从一家神秘的军工企业成为了全国家喻户晓的彩电品牌。

  “从收音机到电风扇、微波炉,什么能赚钱就生产什么,总之就是为了活下去。”许多上了年纪的绵阳军工企业的员工,对当年艰难的探索依然记忆犹新。

  通过30多年来的实践,绵阳已初步探索出“院所自转”“院企联合”“军工自转”“民企参军”等四种军民融合发展模式。

  今年前8个月,绵阳军民融合企业达到294家,对比去年同期增加33家;企业实现销售收入930亿元,同比增长26%。在绵阳的工业经济中,军民融合发展的产业所占比重已超过一半,未来,北斗卫星导航、通用航空、新一代显示技术、新能源汽车等一批产业,将成为科技城军民融合发展的新动力。

    创新路:科技创新绘出腾飞新局

  “搞技术最怕看不到前景,就像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却没有任何出路。”成立仅3年的四川豪斯特电子技术公司副总经理刘刚强曾这样担心。但绵阳科技城一系列创新、创业扶持政策的出台,让这家开发警用无人机的企业喜出望外。

  在初创阶段,公司不仅获得了政府提供的35万元研发引导资金和租金低廉的办公场所,还经过相关部门“牵线搭桥”后,与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等具有雄厚实力的国防科研单位开展技术合作,令企业迅速占据行业领先地位。

  为了让创新活力竞相迸发,绵阳市近年来在中央、省级层面政策支持的基础上,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创新创业有资助,外来创业有公寓,初创企业有场地,注册收费有减免,创业贷款有担保,风险投资有补偿,上缴税收有返还,专利申请有奖励,技术创新有专项,优秀人才有重奖。

  “十有政策”使绵阳正在成为西部地区的“政策洼地”和“创新高地”。截至今年8月底,绵阳科技城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数量已达到3687家,几乎两倍于2013年底的数字。井喷式增长,显示科技城自身的科技资源比较优势正不断转化为生产力,为创新发展插上“转型之翼”。

  “科技城就是要为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发展、富民与强军相统一趟出一条路来,实现地方经济与国防科研事业的两翼齐飞。”绵阳市委书记罗强说,“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背景下,科技创新对经济的推动力,正日益凸显。”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