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探索
 

极地科考中的“中国力量”

 发布时间: 2015-06-24 10:18:56  字体大小:

  当人类从茫茫太空俯瞰蓝色地球时,最耀眼夺目的,是熠熠闪亮的白色两极——南极和北极。日前,中国第31次南极考察队再次乘坐雪龙船到达了中山站,开始实施中山站机场选址勘察、海冰观测、卫星定位常年跟踪站观测等科研项目。

  回眸过去30年的极地科考,每年都有数百位中国科学家不远万里登上南极洲,挺进北冰洋。我国先后在南极建立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和泰山站,在北极建立了黄河站,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同时实施两极考察的国家之一,还积极参与南极条约协商会议,成为北极理事会特别观察员国,在国际极地科考大舞台上展示“中国力量”。

  几代中国科学家的“极地梦”

  我国的极地考察,提出于20世纪50年代,酝酿于60年代,到20世纪80年代迈出第一步。可以说,极地考察,一直是几代中国科学家的梦想。

  国家海洋局副局长陈连增介绍,早在20世纪50年代,我国著名气象学家、地理学家竺可桢等一批科学家,就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开展极地科考的建议。1964年,国家海洋局成立,其工作任务就明确包括进行南、北极的考察工作。

  众所周知,极地的地理环境和气候都很恶劣。多次赴极地考察的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综合处处长夏立民介绍说:“以南极为例,那里到处是冰山。有一段时间,太阳不落山,有时又一连50多天见不到太阳。冬天有风暴,最大风力会达13级到14级,出门就有生命危险。”

  北冰洋的浮冰重重,没有破冰船,极地科考就没办法上路。同时,科考也需要积累丰富的极地生活经验。因此,直到1980年,我国才首次派出董兆乾、张青松两位科学家参加澳大利亚南极考察。在我国独立组队开展极地考察前,先后派遣10批次,共23位科学家参加了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等国家的南极地区考察,做了充分的准备。

  1984年,万事俱备,中国第一次南极科考,开启了中国人独立探索极地的伟大征程,并在1985年年初,建成了中国首个南极科考站——长城站。

  30年来,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我国极地科考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取得了跨越式发展,包括在南北极建5个考察站,拥有了雪龙船和雪鹰直升机,成功完成30次南极考察、6次北极考察,实现了中国人的极地科考梦。

  科学家的科研“乐土”

  据了解,因为环境和地理条件恶劣,去极地科考有时要冒生命危险,雪龙船能搭载的人数也有限,但每年申请前往南极的科学家却数以千计。科学家为什么要抢着去极地呢?

  “极地气候环境独特,是科学研究和实验的圣地。”夏立民道破了其中原因,“以南极为例,南极蓝冰区附近,集中了地球90%以上的陨石,蕴藏着无数的科学之谜和信息。”

  的确,吸引科学家的,就不再是极地独特的冰川风光,而是探索未知世界的冲动。30年来,我国超过千位科学家奔赴南极,在大气科学、空间科学、地质科学等领域开展了持续深入的考察研究,采集到了大量陨石样本与观测数据,取得了一批世界公认的科研成果。

  比如,冰穹A点是南极内陆距海岸线最遥远的一个冰穹,是地球上自然环境最恶劣的地区之一,同时也蕴藏着宝贵的科学资源。这一区域除了中国科考队员两次登顶以外,还没有任何国家的科学家从地面到达过。2005年1月9日,中国第21次南极考察南极内陆冰盖昆仑科学考察队,首次从地面进入了冰穹A,填补了国际南极内陆冰盖考察的空白。2009年1月27日,我国还在南极内陆冰盖最高点冰穹A建成昆仑站,实现了我国南极考察由大陆边缘向大陆腹地的战略性跨越。

  向极地强国迈进

  在今年第31次科考中,我国将首次在南极地区建设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基准站,调试安装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接收机及辅助设备,为我国实现自主卫星导航系统应用和南极北斗测绘基准体系的建立提供数据和技术支持。

  记者还从近日举办的2014中国极地科学学术年会上获悉,未来我国将围绕北极海冰快速变化对中低纬度气候的影响、温室气体在气候变化中的作用、南极生命适应机理及潜在变化、南极冰下科学/冰下地质学、极区空间天气与大气过程之间的相互作用等领域开展科学研究,并推进南极极端环境综合科学考察站工程、南北极观测站网、极地海洋调查特种破冰船、极地航空及卫星遥感调查能力、极地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等方面的建设。

  “我国极地科考已进入‘而立之年’,会继续完善战略布局,加快南北极考察新站、新破冰船、新飞机、新装备等能力建设。”国家海洋局极地办一位负责人表示,“中国将进一步完善极地考察后勤保障和支撑体系,努力向极地强国迈进。”(记者 袁于飞)